《纽约客》揭秘:为什么白宫如此忌惮华为

2018年1月,罗伯特·斯伯尔丁在新闻媒体Axios的网站上看到“独家报道:特朗普政府考虑5G网络国有化”的头条时,这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规划高级主任正在艾森豪威尔行政大楼的办公室里,对面就是白宫。

曾任美国驻华武官,斯伯尔丁准将在空军服役近三十载。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职位后,他一直在研究如何让新一代的互联网联通技术(也就是人们熟知的5G)在应用中免遭网络攻击。

“我并不是从政策的角度出发来思考这件事,”他说:“而是从物理的角度探索可能性。”让斯伯尔丁颇为惊讶的是,构成Axios报道来源的那份泄漏的文件,正是他大半年来一直撰写的报告的初稿。

用两个词便能区分我们现在使用的移动网络和5G:速度和延时。据说5G的速度能快好几百倍,下载两小时的电影只需要不到4分钟(如果你信的话)。

这种速度可以缩小甚至消除延时,也就是电脑接到指令和执行该指令之间的时间差。

如果你相信那些天花乱坠的宣传,5G据说能带来全新的万物互联,从面包机到狗项圈都能互联互通。机器人远程手术将会是常规操作,军队能制造出高超声速武器,自动驾驶汽车将在智能高速上安全行驶。

这些宣传未免过于夸张,影响面过于广泛。一份测算指出,到2035年5G对全球经济的刺激将高达12万亿美元,仅在美国就能增加2200万新增就业。据说5G时代将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

一个完全互联互通的世界也是极易受到网络攻击的世界。黑客在5G网络面世之前便已大行其道,破坏家电、停下在州际公路上行驶的汽车,乃至攻击市政水坝体系控制中心。

勒索软件、恶意软件、身份盗用、数据泄露早已屡见不鲜,以至于相比暴力犯罪普通美国民众更担心遭遇网络犯罪。让更多设备线上化注定会给破坏行为提供可乘之机。

“5G并不仅仅是为了让冰箱接入网络”斯伯尔丁表示,“它还能接入农具、飞机及各种各样实际上具有杀伤力的设备,不法之徒可以通过入侵网络随心所欲地操控联网设备。这是一种我们完全没有经历过的威胁。”

斯伯尔丁对我说,他的解决方案就是从零开始构建5G网络,把网络防御纳入初始设计中。因为这将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他最初建议考虑由联邦政府出资建设并租给电信公司。

随后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并在新版报告中提议几大电信巨头,威讯通讯(Verizon)、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斯普林特(Sprint)和德国电信(T-Mobile)单独成立一家公司,专门建设和分享5G网络。

斯伯尔丁告诉我:“提案的初衷是建设国家级的网络而非国有化的网络,他们可以在网络搭建成功以后将带宽出售给零售客户,这也是一个想法。我们从未想过让网络归政府所有,我们一直在思考的是如何让行业系统安全性得到保证?”

早在斯伯尔丁开始转写报告之前,各大电信公司便在全美几大测试市场纷纷推出了所谓的5G新服务。在2017年,Verizon宣布将在11个城市开通5G服务,包括达拉斯、安娜堡、迈阿密和丹佛。A.T.&T.也在多个城市测试他们的网络。T-Mobile则选择在斯坎波市进行布局。

总的来说,由于新服务都搭建在现有的基础设施上,它们也一并继承了系统的漏洞。克莱姆森大学教授托马斯·赫兹莱特称:“这只是个过渡期,你会做各种实验,拿到市场上去测试,种种部署到位后我们最终将创造出完全不同于旧系统的全新事物。”

与此同时,运营商之间也在展开了激烈的抢位战。Sprint和T-Mobile向A.T.&T.提出了诉讼,称对方推出的5GE服务不过是换汤不换药的4G,因为“E”仅代表“Evolution(进阶)”。

斯伯尔丁称当运营商听说政府考虑将行业国有化时,他们立马联合了起来共同抵制这一提议。“日后跟人谈起这件事时,他们都说从未见过行业如此迅速地团结在一起,”斯伯尔丁说:“整个行业火速调动各方力量组织了全面的应急游说行动,在政府、国会和官方都获得了很多支持。”

Axios的报道在周日发布,一天以后,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阿基特·派便对任何涉及网络国有化的提议采取强硬拒绝的态度,声称“市场而非政府才是促进创新和投资的最大动力”。周三,斯伯尔丁被免职。“没人跟我说‘感谢你的付出’,只有‘赶紧滚吧,越快越好’。”

华为,这家来自中国的消费电子产品及通信设备制造商,目前是全球5G技术的引领者,成立于80年代,创始人任正非曾是军人。华为一直以来面临诸多来自网络安全专家、政客乃至特朗普本人的指责,称其为情报提供帮助。

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 阿肯色州和德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汤姆·卡顿和约翰·科宁把华为定性为一家从官方接受资金的企业,犹如一架“通过数字命令实现高度操控”的特洛伊木马。

他们引述了非洲联盟的遭遇,他们在总部亚蒂斯亚贝巴安装华为服务器后惊讶地发现敏感数据每晚都会被传至中国。

尽管华为极力否认为政府提供情报的行为,这两名参议员却指出华为需遵守要求企业与国家情报机构合作的法律。

伦敦《泰晤士报》称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掌握了对华为不利的证据。澳大利亚、日本及新西兰也纷纷跟随美国在本国网络禁用华为硬件。

目前,特朗普政府打压华为的政策影响尚且有限。欧盟并不打算加入美国制裁政策,因为一些成员国,如葡萄牙和德国都表示愿意继续使用华为的设备。

加拿大也至少在一个5G试运营的项目中需要依赖华为的服务。即便受到将于明年在美国生效的联邦禁用指引的约束,作为墨西哥市场第三大运营商,A.T.&T.仍然选择在当地继续使用华为设备。

相较于西方竞争对手,华为的设备更便宜,除此之外,经常就新技术给美国国防部长提供建议的国家创新委员会(DIB)还指出,根据研究估算,华为的产品在大多数情况下也更为先进。

截至今年初,华为在全球通信设备市场抢占了近30%的市场份额,其收入同比增速高达39%。

国家创新委员会(DIB)认为华为的持续扩张“将让中国能够推进有利于自身的5G网络标准及案例细则,进而影响全球5G产品格局”。

对于一家受惠于政府,且有行业网络间谍、国际数据盗窃及本土监控活动记录在案的公司,有足够的理由将其排斥在国际数据网络之外。但禁用华为硬件并不能保证网络安全性。

即使没有华为的设备,系统或许依然会依赖中国开发的软件,而不法分子可以远程篡改软件,如此一来,所有接入5G网络的设备都可能遭受黑客攻击。

前联邦调查局(FBI)总顾问,非盈利研究机构R Street Institute国家安全项目负责人詹姆斯·拜克表示,“考虑到网络的特性,有些人担心5G网络设备可能安全系数不会很高,因为这些设备可以变成被人操控的‘机器人’,形成巨大的僵尸网络去攻击其他正常运行的网络,给整个系统带来巨大的安全隐患。”

一月,曾服务于奥巴马时期的前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汤姆·维勒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专栏文章, 题为《如此重要的5G网络,为何安全性令人堪忧?》。

尽管维勒在任时,联邦通信委员会便开始积极推动网络安全,特朗普上任后政府却反其道而行,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近期关于5G国际标准的讨论。美国删除了5G网络包含防御技术的要求。

维勒在文章中指出,“有史以来我们第一次见到新的网络标准在设计之初就把安全因素纳入规范,直到特朗普时代的联邦通信委员会又废除了这一规定。”

除此之外,通信委员会还否决了让建设运营数字网络的企业对其安全负责的想法。这本无可厚非,但作为官方机构,委员会也没有把网络安全纳入其监管范畴的打算。

“至少我在任时,我们曾有明确的计划,”维勒跟我说,“可那些留人的共和党人,其中包括现任主席,都以避免过度监管为由反对采取行动。”

虽然渴望赢得所谓的“5G竞赛”,特朗普政府或许更热衷于削弱华为乃至中国的进步。

一月,华为创始人女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美国遭到涉及13项罪名的指控,包括违反伊朗制裁令、洗钱、妨碍司法公正等。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正在极力反抗引渡。

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阿基特·派在近期宣布委员会将禁止中国移动在美国运营,同样是出于安全方面的顾虑。

“如果我们跟中国质检不存在这些贸易问题,接受和认可政府在网络安全方面的说辞还算容易,”美国智库技术政策研究院院长、经济学家斯科特·沃思登对我说,“可一旦涉及贸易利害关系时,其出发点就较为可疑了。”

去年十月,特朗普签署了一份关于“为美国的未来制定可持续频谱战略”的备忘录。几周之后,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就拍卖了新的电磁无线电频谱(上个月也有一场,今年还计划举行几场拍卖会)。开辟新频谱对于实现5G承诺的极速运行至关重要。

大部分美国运营商正计划将他们的服务迁移到更高的频谱范围内,如此一来,频段范围更广,将允许通过巨大的数据流。

一些运营商也在使用频谱上较低的部分,虽然速度不会那么快,但或许更可靠。

不久前,这些被称为毫米波的高频频段还无法用于互联网传输,但天线技术的进步使其至少在理论上是可行的。

但在实践中,毫米波对环境十分挑剔:它们只能在大约一千英尺的短距离内进行传输,而且容易被墙壁、树叶、人体和雨水阻挡。

为了弥补这些缺点,城市每一街区以及大楼内部都必须安装5G信号继电器。如果在1300万根电线杆上安装继电器,那么5G就可以覆盖一半的美国人,安装成本约为4000亿美元。而树多人少的偏远社区就没这么幸运了。

尽管近日联邦通信委设立了农村数字机会基金,但通信分析师、克林顿政府时期通信委主席布莱尔·莱文表示,这一基金“与5G没什么关系”。相反,基金补贴的是那些铺设速度只有5G四十分之一的光纤电缆的公司。

密集地安装上百万个无线继电器也引起了担忧,况且离我们的身体这么近。2年前,来自36个国家的180名科学家及医生向欧盟呼吁停用5G,因为尚未研究清楚低水平辐射增加带来的影响。

今年2月,来自康涅狄格州的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推动通信委和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合作,在未评估健康风险的情况下率先推广5G。

他总结道:“我们有点像抓瞎飞行。”上百万个信号继电器、天线和传感器搭载的系统也有可能带来前所未有的监管风险。电信公司已经在向营销人员销售位置数据,执法机关也使用过类似数据追踪抗议人士。

5G可以准确区分大家从何而来,去往何方以及所做之事。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史蒂夫·贝洛文告诉华尔街日报:“举个例子,是否有可能当感应器检测到香烟或电子烟的烟雾时,蓝牙接收器能同时识别出附近的手机定位?保险公司可能会对此很感兴趣。”5G的数据流及定位功能与人脸识别和人工智能结合以后,匿名将只存在于历史中。

中国已经安装了35万个5G继电器,约为美国的10倍。官方机构可以使用增强地理定位功能及具有人脸识别功能的监控摄像头网络。

美国还没有走到这一步,也有可能永远都不会。但随着5G网络铺设,抓取并利用新的个人、企业及政府数据流所带来的压力将越来越大。建立系统性保障显然是十分必要的。

斯伯尔丁现在是哈德森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为面临网络安全威胁的企业和机构提供建议,他警告危险并不局限于某个民族或国家。

“因为数据掌控者总是想要规范你的思考方式、行为方式以及你做的事情。问题就在于大多数人并不会努力思考这样做的话,世界会是什么样。”

来源 | The New Yorker《纽约客》

译者 | 六出君

译文来源 | 思想潮

来源:李氏筹码选股法,欢迎分享(QQ&微信:892044020)


扫描以下维码即可付款,付款后加微信&QQ:892044020领取(须备注打赏金额)

一、价值49800元的《李氏筹码选股法》,年收益高达30%,仅需4980元

二、价值3980元的《李氏股票入门教程》,7年实战总结,仅需398元

三、价值2980元的《申请高额度信用卡的方法》,仅需198元

四、价值2980元的《支付宝花呗额度提升方法》,仅需29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