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催收员让我明白,谈婚论嫁时一定要查对方征信

7月末,单位一同事带着自己亲戚来到我办公室,找主任帮忙。她亲戚是一银行信用卡部的,有任务指标。

30岁出头的男人笑容满面地拿着宣传页来到我们的面前:“现在银行有活动,办信用卡送礼品,品牌旅行包、品牌刀具、品牌折叠车任选,不需要任何条件。”

主任碍不过情面办了一张,我以没带身份证为由婉拒。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做过电催专员的表妹李周说过的一句话:如何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是一个人一生都要研究的学问。

-1-

李周没有一张信用卡,但2019年4月26号之前的一年,她的生活重心全是信用卡。

每每经过高铁口、市中心、商场、图书馆、公交站台等有公示“红黑榜”的地方时,李周总会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黑榜主要是失信用户,俗称“老赖”。看着那些上了黑榜的名单,李周的职业自豪感便会油然而生。

这也是她仅有的职业自信时刻。

一般情况下,当别人问李周的职业时,她的官方回答是:搞金融的。问得再细一点时,回答是:风控专员。反正,她肯定不会告诉你是要债的。

2018年6月份,李周从苏州一所二本院校毕业,专业是思政教育的她在就业市场上瞬间就尴尬了。没有一个单位愿意给她一个机会来次思想教育。在她如热锅上的蚂蚁时,她接到了一家公司的电话。对方说,他们在人才网上看到她的简历。他们是金融公司,正在招人,有兴趣可以面谈。

李周的第一反应是:“金融?我学的是思政教育。”

对方笑道:“英雄不问出路。”

当天下午,李周就跑到虎丘去面试了。她一进公司,就看见很多西装笔挺的人在打电话。

“我是**律师事务所律师专员,鉴于你目前的状况,我们很快会给你发律师函······”

“心情很理解,不过银行和法院不会和你谈心情······”

这种开口律师事务所、公安,闭口法院、银行的说话方式让李周这个还未进职场的菜鸟震撼不已。他们一个个气场十足,神气活现,不过也有拿着话筒面红脖子粗的人夹杂其间。

面试时,李周明白了应聘岗位的专业术语:催收员。

她恍然大悟道:“要钱吗?”

“要钱多难听!我们是为客户挽回诚信。”

这家金融服务公司,说白了就是一家针对银行信用卡欠费、现金贷、网贷的催收公司,在职电话催收专员70人,外访催收人员102人。

经理说,这是个前景相当好的行业。因为随着市场一步步扩大,风险一步步下探,银行、网贷、p2p、现金贷等金融消费服务不断地涌现出来,中国的不良资产早已以万亿计了,而且每年在以10%的速度递增。坏账不消失,他们就一定有饭吃。

面试很顺利,公司给李周安排的岗位是电催专员。

对李周来讲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刚出社会的她有了第一份工作,而且据公司经理介绍还是份收入前景相当好的工作,无责任底薪2500+提成,且上不封顶。有份打打电话就能有高薪的工作,对她来讲,无疑是妥妥的美差。

然而,一个星期后,她就深刻地理解了一句话:too young too simple。

-2-

第一个星期,李周和新进公司的10个同事一起参加了内部培训。培训期间,李周认识了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年轻人沈鑫。沈鑫进了外访组,也就是上门要钱的。沈鑫学的是金融。他调侃,自己还算专业对口。李周对外表虽然瘦弱、性格却活泼幽默的沈鑫有很深的印象。

内部培训的主要内容是企业文化、工作纪律、金融政策、普通话规范等。这期间,李周记住了最重要的一点:不准骂人。李周当时很不屑,谁没事张口就骂人啊,这多没素质,她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这样的自信在她打了第一通电话后就土崩瓦解了。

公司的电催业务部门有3个:信用卡部、现金贷部、网贷部。李周进了信用卡部。卡部还分交通组、深发组、光大组、招行组、中信组等。她是招行组,加上她一共5个人。

一般情况下,银行会将欠费超过三个月的卡外包给李周的公司,相应的会提供这些信用卡用户信息资料:姓名、身份证、工作、住址、家人、紧急联系人电话等,也就是卡人办卡时填的材料。

李周打的第一通电话,职业填的是监理,很顺利地接通了。她中规中矩地按照培训时学的来开场:“你好,我是招商银行委托的律师事务所,现正式受理你在招商银行欠款一案······”话还没说完,对方粗声粗气地破口大骂:“要债狗,死全家!”接着就是各种标准的国骂。

李周当场就被粗辱的咒骂声给吓懵了。她愣了几秒,便脸红脖子粗地对着电话就势吼道:“你······”

电话就在这个瞬间被隔壁36岁的组长一把抢过去。他和蔼可亲地对着电话说:“嗯嗯,对,理解,骂痛快了没?你当初借钱的时候怎么不骂人?再不还钱,你会被起诉的。不怕打官司啊,哦,没关系,我们可以和你家人、同事进一步沟通直到你还上钱为止······”

挂完电话,组长意味深长地看了李周一眼:“骂人会被投诉,投诉会丢饭碗!一定要记住!慢慢来,适应了就好。”

李周的脸火辣火辣的,胸口堵着一口气出不来。她只得起身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才回到座位再次拿起电话。卡人的电话是空号,再下一个是关机。第一天,她只成功接通8个电话,被吆五喝六的4通,剩下的变着法子说自己没钱。其中一个大哥,一本正经地对李周说:“没有我们这些欠钱的大哥哪有你们这些催收狗?欠钱是给你们脸!”

逻辑清晰而严谨,李周完全无法反驳。

第一天上班,李周是鼓着个肚子憋了一肚子气回去的。第二天,他们这批进来的人数就变成了9。

一个星期后,李周有了走人的念头。此时,她已经对电催专员这个工作有了全面的了解。这是一个负能量爆棚的工作,每天要面对的是一群处于人生低谷的人。而且被辱骂基本上是家常便饭,最关键的是她还不能骂回去,这完全不符合李周做人的一贯作风。

就在她准备辞职的当口,李周的组长顺利要回了一笔170万的欠款,提成是13万。那会李周全身上下只有700多块。数学学得特别好的李周,当即决定不走了。

-3-

李周摆正心态开始向办公室的前辈讨教经验。

入行十余年,平均年薪30多万的组长说:“要做好这个工作,只有两点:失联修复和谈判技巧。失联修复是最关键的,首先你得找到卡人,不然其他都是白谈。谈判技巧是一步步磨练出来的,时间长了就懂了。”

从平安风控部跳槽出来的总经理说:“四个字,慢、准、稳、狠。”也就是语速要慢、用词要准、语气要稳、施压要稳。

全公司的业绩冠军告诉李周:“必须要找到施压点,其次要找到还款来源,当然心理素质必须过硬。”

施压点根据卡人的年龄、身份、工作性质来判断。70后普遍欠得最多,老油条,但他们上有老,下有小,家庭影响较大。80后适应工作稳定,普遍害怕催收人给单位打电话。90后娇生惯养长大,和父母谈将来结婚买房,父母多半会帮还了。

李周将这些经验一一记录下来,每天拿出来看一遍,并一点点投入实践。

实际操作起来,李周觉得最难过的关是很少有欠款人愿意好好沟通。能拖着银行的钱不还的基本上都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主。当然也有少数忘记了、或者盗办的特殊情况。

每次她拿着电话听客户各种国骂的时候,李周总是安慰自己,上天又派人来考验自己了。苦中作乐的李周还发现一个现象,原来国骂这玩意真的不分地域、不分行业、不分性别、不分年龄、不分学历,普及度丝毫不亚于普通话。

李周是在入职半个月后,要回了第一笔欠款,提成3000元。尽管前一秒,卡人问候了她祖宗十八代,她还是高兴地在办公室里拉着每个同事的手说了一遍:“我要到钱了!我要到钱了!”

自此,李周的工作积极性上涨了许多。她也相信了组长说过的话:“到我们部门的案子,有90%的把握能要回来。真正还不上的是极少数。”

每天打200多个电话,有效通话是50分钟。下班后,李周总是习惯将成功的通话再回想一遍,然后总结经验。为了增加谈判底气,她又学了刑法193条贷款诈骗罪、民法里的合同法、刑法第196条信息诈骗罪、合同诈骗罪等能显示她专业水平的法律知识。

一个月后,李周的业绩达到了组长定的指标,20万。

金钱弥补了李周长期饱受摧残的心灵。李周拿着5000多块的薪水,去商场吃了顿海鲜自助,买了套新衣服,看了场电影,出门时顺手还买了个哈根达斯。吃饱喝足的李周对自己说:“生活是美好的!”

-4-

18年年底,李周成了招行组的业绩冠军。她也摸索出了一些规律以及一套适合自己的谈判技巧。

她发现,手机号是138、139、131开头的卡人普遍比较沉稳、学历较高,这是最早一批买手机的人;7句话之内脏话超过5句的案子先放一放;不管什么职业,中午最好别打,效果往往适得其反。

谈判方面,同事们习惯从对方的家庭、工作、生活等方面寻找施压点,说具有明显压迫感和威胁,甚至是一语双关阴损的话。

李周则相对比较温和,习惯换位思考。如果是和她同龄的独生子女,她会对其父母说:“我以前也欠过信用卡,最后还不上也是我爸妈帮还的,不然上了征信系统,成了老赖,以后工作、贷款买房买车、坐飞机高铁都会受影响。”“没钱没关系,你可以跟着我做催收。我以前也是欠钱还不上才做这份工作的,现在月薪已经1万多了。”

这种比较母性的聊天方式有利有弊。弊端就是李周最善良的一面都给了欠款人,而负能量只能积压在自己的心里。工作大半年,李周周围的人普遍觉得她脾气比较暴躁,时常处于大姨妈要来的状态。

“催收和盗墓一样,折寿。”同事告诉李周的话,所言非虚。

有一天,李周的一个朋友给她发了张图片“来聊个1毛钱的天”,她被这个幽默的图片逗乐了,但随即灵机一动,何不运用到自己工作中?

于是,她想出了一个办法,提前计算提成。10万以下3个点,10-15万4个点,15万以上5个点封顶。每天下班后,李周都会将第二天要打的名单的提成先算出来。第二天拿起电话时,不管对方怎样破口大骂,她都会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这是一通价值1万的电话,这是一通价值6万的电话,我是在聊5万的天·····

世界瞬间和谐。

-5-

做催收将近一年的时间,四海民生,人间冷暖透过一张小小的卡片折射到李周的眼前。

卡人有人前光鲜的医生、律师、公务员、工程师、教师、学生、明星、老板、艺术家、小商贩等,无死角覆盖360行。

总的来说,使用信用卡的人群还是以年轻人为主。现如今,人前光鲜,人后一屁股债的比比皆是。以至于,李周走在街上看谁都像有几张信用卡,特别是那些衣着光鲜的人。

有信用卡就会有催收。

你不会明白,当为人师表的老师对李周破口大骂时,她所受的震动。

因为赌博而妻离子散,穷困潦倒的律师对李周义正言辞道:“我是律师,法律条文比你清楚,有本事去起诉我啊,就剩唧唧歪歪唬人的本事。”

李周说:“你作为被起诉人的身份进法院很光荣吗?”

他回:“反正我经常跑法院,无所谓以什么身份过去。”

这个律师沉迷赌博,一连办了6张信用卡,拆东墙补西墙,直到全部还不上还没想到收手。他仗着自己熟悉法律,不躲也不藏,就是用着各种方法和银行以及催收的人拖延和周旋。一身的学识让他顺利地练就了职业老赖的本领。

最可笑的是,他还在继续西装笔挺地代表他的各种当事人,去法院讲公平正义,道德诚信。

外访催收接手后,沈鑫回来告诉李周:“他住的地方已经不是人住的地方了,脏乱差,连个伸脚的地方都没有。”

李周还遇见过5年不回家,却拿着父母的身份证办信用卡拖了一大笔债的。吃着低保的父母东挪西借替儿子还了钱后,还眼泪汪汪地感谢李周帮他们找回儿子。

而卡人自始至终都没露面。

最让李周印象深刻的是她一大学同学,还是她暗恋过的对象。当李周拿到他的信息时,一直是李周心头白月光的哥们瞬间成了渣渣灰。

这个小伙子就是传说中的会打篮球、学习成绩优秀、长相帅气又乐于助人的暖男。他给同学们的印象一直是阳光、积极向上、正能量。

李周刚入大学那会,生活费被偷,他毫不犹豫地拿了500块给李周应了急。他还会省吃俭用给女朋友报最好的考研班,自己却通宵泡图书馆自习。

李周来来回回复核了资料10来遍确定无误后,才给他打了电话。他没有听出李周的声音,口气生硬地回:“不是我借的钱,我不会还的。”

李周没有用任何谈判技巧,只是说了句:“像你这么优秀的一个人。”他竟然哭了起来:“我是真穷,你打电话也没用。当初是你们送包、送菜刀的求着我办卡的,再逼我我就自杀。”随后便挂了电话。他欠款2万,已经逾期1年多。

男儿有泪不轻弹,一张小小的信用卡却让他做到了。

隔天,李周自己掏钱帮这个“优秀毕业生”还账销了户。这件事让李周坚定了一个想法,以后谈婚论嫁一定要查对方的征信信息。

当然,不可否认,欠钱的绝大多数都是处于人生低谷的一批人。很多人确实是暂时走了背运,没有钱,李周为了业绩必须克服心慈手软,用各种谈判技巧对他们施压。

“不怕要钱的是狗熊,就怕欠钱的是真穷。”

在李周的施压下,他们多数是会还上钱的,放她鸽子的也不在少数。但对那些收上来的欠卡人,她多多少少会有一点良心过不去。就好比一个人在严冬只穿了件秋衣秋裤,你还把人家的秋衣给拿走了。

-6-

自2003年信用卡元年开始,第一批信用卡催生出了第一批“老赖”。截至2018年末,信用卡的发卡量已经达到了6.86亿张,全国人均0.49张。这个数字,在李周这样的催收专员眼里,代表着机遇和财富。

当然,这也意味着风险在一步步下沉,无数信誉不过关的人也拿到了信用卡、网贷、现金贷等。相应的,因为风险下沉,行业门槛低,涌进催收行业的催收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暴力催收的新闻也是屡见不鲜,催收的名声也越来越差。

轰动全国的山东辱母案更是将暴力催收推到了风口浪尖。即便如此,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投机心强的人,还是会铤而走险。暴力催收的现象当然屡禁不止。所以,只要一提起催收,人们的第一印象通常是:辱骂威胁、围追堵截、泼粪、泼油漆、卸胳膊卸腿、大金链子黑社会。

即便国家相继出台了各种法律法规,全国各地催收公司日趋正规,依然有催收员在催收过程中造成欠款人死亡,以及催收员被人收拾的情况。

信用卡可以雪中送炭,可以让你光鲜亮丽人前风光,也能让你面孔扭曲,丧失道德底线;能让你有饭吃,甚至发家致富,也能让你惶惶如丧家之犬,甚至为它送了性命。

它不仅仅是一张卡,更是一个潘多拉魔盒。

但在李周看来,如何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是人一生都要研究的学问。

在李周一如既往激情澎湃地奋斗在催收事业道路上的时候,公司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情:和她一批进来的沈鑫在正常外访回来的路上被2个陌生人打断了腿。

2019年4月26号,李周辞了职。

-END-

-我 是 故 事 练 习 生-

来源:李氏筹码选股法,欢迎分享(QQ&微信:892044020)


扫描以下维码即可付款,付款后加微信&QQ:892044020领取(须备注金额)

一、价值49800元的《李氏筹码选股法》,年收益高达30%,仅需4980元

二、价值3980元的《李氏股票入门教程》,7年实战总结,仅需398元

三、价值2980元的《申请高额度信用卡的方法》,仅需198元

四、价值2980元的《支付宝花呗额度提升方法》,仅需29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