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何怯战 ?

对于特朗普紧急撤回空袭伊朗的命令,众说纷纭。一向唯我独尊,对别人同理心欠缺的特朗普什么时候如此在乎伊朗人的生死?美国媒体形容,特朗普在这场与伊朗的对峙中先眨眼,让伊朗和全世界都知道特朗普是个外强中干的弱鸡。

伊朗上周四击落闯入领空的美国无人侦察机,走了美伊外交博弈的一步险棋。特朗普隔天下令报复,空袭伊朗境内三个军事目标,但动手前一刻临崖勒马,突然喊停。

如果行动没取消,这将是两国40年来敌对状态下美国首次轰炸伊朗,其后果不言而喻。

对于特朗普紧急撤回空袭的命令,众说纷纭。特朗普发推文称,是因为一名将领在最后时刻告诉他,这次轰炸可能造成伊朗150人死亡,他觉得自家折损一架飞机却要用对方150条人命去换,太残忍了,才撤回命令。

特朗普真的是这样想吗?

一向唯我独尊,对别人欠缺同理心的特朗普什么时候如此在乎伊朗人的生死?

关于特朗普的说法,《纽约时报》说,军事行动导致的伤亡(附带性破坏)一般会在总统跟国安官员开始筹划军事行动时就会讨论到,特朗普不可能最后一刻才知道。因此避免伤亡而喊停只是找借口。

特朗普之所以朝令夕改,绝不是他所说的那样伟大,而是另有隐情。

用博弈理论拆解美伊局势也许看得出端倪。

美伊外交对抗已陷入“胆小鬼博弈”(The Game of Chicken)的格局,双方如威胁要将对方撞至车毁人亡的疯狂司机一样,开车猛向对方冲去,最先扭转方向盘避开祸难者将成为胆小鬼落败。

轻举妄动 虎头蛇尾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形容,特朗普在这场与伊朗的对峙中先眨眼(blinked),让伊朗和全世界都知道特朗普是个外强中干的弱鸡。虽然避免了冲突升级的危险,却也引发对他作为美军统帅表现的质疑。

它说,出于选举考量,特朗普对于军事打击伊朗本来态度并不积极,但国家安全幕僚班底中,国务卿蓬佩奥、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以及中央情报局长哈斯佩尔建议采取军事报复。国防部则警告动武会置驻中东美军于更大危地。

《纽约时报》爆料,特朗普起先跟着强硬派走,但下达命令后,收到更让他心惊肉跳的信息而紧急喊停。伊朗革命卫队宣布击落无人机后突然再放消息,宣称当时另一架伴飞的美军P8侦察机实际上也被伊朗锁定,但是伊朗综合考虑后手下留情,只击落无人机作为警告,是特朗普改变心意的主因。

侦察机上载有38名美国大兵,如果被击落将造成大量美军伤亡,特朗普想不打也不行。

特朗普后来在记者会上证实此事。他说:“伊朗瞄准了一架我机,机上有38人,伊朗没把他们打下,这是非常明智的决定。”

分析家说,伊朗手下留情具有两层意义,一是给特朗普留个台阶,二是警告特朗普伊朗有能力击落更多美机,有能力造成更多的损失,希望美国读懂信息,不再派机骚扰领空。

之后,特朗普就开始为伊朗“说情”。

特朗普在无人机问题上虎头蛇尾,让人感慨总统竟如此轻率,搞清真相前轻举妄动,在强硬面前退缩。他的做法印证了他在处理外交事务上的即兴与短视。

特朗普后来在记者会上和推特上及会见加拿大总理杜鲁多时竟然替伊朗辩护,说伊朗击落无人机是无心之过,是前线指挥官自作主张,无关最高领导层。

美国无法占据道义制高点
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两国紧张升级时刻打下敌机,一定需征求最高层批准,特朗普硬说是某个将军失手犯错,这种给自己找台阶下的说词既可怜又滑稽,而所谓害怕对方死这么多人更多是借口。

综合海外媒体的报道,特朗普叫停军事打击伊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美国无人机被击落后双方的表态和证据来看,美国并不占理,无法占据道义制高点,很难说服国际社会相信美国;二、伊朗精确的导弹足以对付美军的无人机和隐形战机,也足以威胁到美国航母,动武只会自讨苦吃;三、美国大选将临,此时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对特朗普争取连任只会减分不会加分。

伊朗危机是特朗普政府人造危机的又一例证。2015年伊朗核协议达成后那三年,美国和伊朗的关系基本上还不错。

特朗普上台后,首先退出核协议,后重启制裁全面封锁伊朗石油出口,以及更加偏袒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造成美伊关系恶化。

但在策略上,或者说口头上,他依然叫嚣自己的军事强势,就如同此前对朝鲜的强硬军事威胁一样,一开头以战火和怒火威胁对方,后来和金正恩对话后又自夸“避免了一场战争”。

这回对伊朗的剑拔弩张出现戏剧性转折后,特朗普仍不忘标榜自己:“以前大家都叫我战争狂,现在人人称我和平鸽。但我两者都不是,我是个有正常判断力的人。”

他自以为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说穿了是欺善怕恶。

对手们可能早已看穿他只敢口头和军事上施压却不敢真的动刀动枪。

老布什当年为何非开战不可?

特朗普对伊朗朝令夕改优柔寡断,难免让人拿他和当年果断拿伊拉克来开刀的老布什总统做比较。

老布什任内打赢两场漂亮的战争,一场是出兵巴拿马把腐败反美的诺列加抓回美国审判。此举虽然明显挑战国际法,但老布什伐敌的决心和干净利落的胜利,与克林顿后来派军进入索马里的首鼠两端风格形成鲜明对比。

1991年的海湾战争,更是老布什总统生涯中最光耀时刻。

史学家强调,在美国深陷越战泥潭之后,老布什是第一个打破恐战情绪与地区强国进行全面战争并战而胜之的总统。

因揭发水门事件成名的《华盛顿邮报》记者鲍勃·伍德沃德是公认的揭露白宫内幕最权威的作者,他所撰写的《阴影:在丑闻政治中挣扎的美国总统们》(Shadow: Five Presidents and the Legacy of Watergate)书里关于老布什的章节,便详细揭露了老布什和幕僚们对海湾战争的决策过程和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内幕。

伍德沃德参考了无数的总统文件、日记、未经公布的官方记录,以及采访数百位当事人,得出的结论是:在伊拉克占领科威特后,老布什一方面从未想过通过谈判让伊拉克主动从科威特撤兵,并处心积虑地误导萨达姆以为美国不会真的动武,一方面通过娴熟的外交运作招兵买马,让当时两大阵营和第三世界国家都愿意相信,美国是在别无选择下发动了一场正义的战争。最后,在联合国的全力支持下,启动了战争。

这一战也奠定了老布什作为高瞻远瞩的政治家的历史地位。

伍德沃德提到,在伊拉克侵占科威特后,老布什召集了他的国家安全事务班子,其中包括国务卿贝克、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将军,以及国家安全顾问斯考特罗夫特。贝克和鲍威尔主张和伊拉克谈判促使对方退兵,这样就不用打战,也不会有美军伤亡。

但斯考特罗夫特担心,让伊拉克军全身而退将在边界留下祸患。

斯考特罗夫特指出:“那将会有40万到50万的伊拉克部队留在边界”,他们会无限期地等下去,威胁要再次入侵。如果那样的话,驻扎在沙特阿拉伯的美军就会变成伊拉克大军的“人质”。

让美军无限期留驻沙特,不但在政治上和后勤上划不来,美国民众也难以接受。这样一来,谈判的胜利实际上到头来会造成一次巨大的战略性损失。为此,美国需要借这次机会来摧毁萨达姆的军队或者至少使它受到致命的折损。

谈判胜利反损战略利益
书中记述,老布什十分赞同斯考特罗夫特的分析。他说,外交上的解决方案实际将会带来一场更为严重的危机,外交上的胜利并不能摧毁萨达姆的军队。布什坦然说:“我们需要一场战争”(“We have to have a war.”)不过,他和斯考特罗夫特都很清楚,这种话不能宣诸于口,也决不能对外泄露丝毫。一个需要战争的美国总统很可能会被赶下台,因为美国人一向是以和平缔造者而不是以战争贩子自居的。

换言之,这是个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机密。

与此同时,贝克被派去日内瓦和伊拉克外长阿齐兹会谈,借以向外界显示,美国愿意为达成和平解决方案而努力。一旦谈判失败美国就有动武的理由。

“庆幸”的是,1991年1月9日,贝克和阿齐兹的谈判破裂。美国国会两院立即通过了支持使用武力的决议,1月15日,以空袭带头的战争名正言顺地开打。

70万盟军,包括50万美军参加了这场大战。

针对伊拉克和其军队的空袭在38天后结束,接着在下令发动地面攻击之前,由于担心地面作战行动存在损失许多美国人的风险,老布什再次召集了国家安全幕僚。鲍威尔报告伊拉克军正在崩溃,他和战场总指挥施瓦兹科普夫将军都倾向于伊拉克军自己撤出去而不是被赶出去,以减少美军的伤亡。

但老布什对伊拉克军被摧毁至某种程度前就撤回去的危险仍然很在意。最后他下令发动地面战争。四天之后,情报显示,战场上伊拉克全部的42个师中,只剩下2到6个师尚有战斗力。于是,在剩下的伊拉克部队逃出科威特之后,布什宣布战争暂告终止。

目标清晰下手狠准见好就收
多数人战后对老布什的评价是:因为萨达姆拒绝谈判,老布什才被迫启动战争。但伍德沃德认为这种说法只说对一半,实际真相是:早在1991年1月,老布什和斯考特罗夫特就知道他们需要发动一场战争。

不客气的说法就是,老布什是个“打着和平幌子的战争贩子”。

战争结束后,老布什受到批评,说他没乘胜追击继续挺进巴格达,一举推翻萨达姆。但老布什给出的理由是,联合国的决议和美国的战争目标都是集中于将萨达姆逐出科威特。这一使命达成就鸣金收兵。

但他始终对这些批评耿耿于怀,在1998年与斯考特罗夫特合著的《改变世界》(A World Transformed)书里进一步论述:

“假如我们在1991年消灭萨达姆政府,将陆战改为入侵伊拉克,那我们将违反我们的不在行动中改变目标的宗旨……其结果是不可估算的政治代价,我们将不得不占领巴格达及整个伊拉克,同盟将立即解散,阿拉伯国家会愤怒地离开我们,其他同盟国也会离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任何其他可行的,不违反我们原则的逃避计划。”

为了美国的战略利益,老布什必须狠下杀手,把伊拉克部队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

作为总统和总司令,他目标清楚,出手快狠准,但见好就收,恪守原则,充分显示了高度的政治远见和克制精神。他擅长和各国领袖打交道,奠定合作基础。

这些优点都是特朗普望尘莫及的。

找霍梅尼算账?

特朗普错把冯京当马凉

特朗普周一签署政令,对伊朗进行新一轮制裁。这回目标锁定伊朗最高领袖“霍梅尼”和八名伊朗革命卫队高级成员。

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表示:“霍梅尼与他的团队的资产都属于制裁范围。”

问题是,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特朗普竟然搞错对象,把死去30年的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和现任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混为一谈。

霍梅尼已逝世30年
霍梅尼是1979年伊朗革命的政治和精神领袖,这场革命推翻了伊朗国王巴列维。在全民公投后,霍梅尼成为了国家的最高领袖。

霍梅尼已于1989年去世。此后伊朗一直由哈梅内伊领导。

站在总统两旁的副总统彭斯和财长姆努钦一脸尴尬,但没帮他擦屁股。

幸好,特朗普签署的政令文件,没把哈梅内伊的名字写错。白宫其后在公布特朗普讲话的文字记录时也作出更正。

但特朗普摆乌龙,难免遭到伊朗网民的嘲笑,为美伊博弈加戏。

有如此老是闹笑话的不认真总统,美国人真是家门不幸。

来源:李氏筹码选股法,欢迎分享(QQ&微信:892044020)


扫描以下维码即可付款,付款后加微信&QQ:892044020领取(须备注打赏金额)

一、价值49800元的《李氏筹码选股法》,年收益高达30%,仅需4980元

二、价值3980元的《李氏股票入门教程》,7年实战总结,仅需398元

三、价值2980元的《申请高额度信用卡的方法》,仅需198元

四、价值2980元的《支付宝花呗额度提升方法》仅需298元